吴鹤臣妻子张泓艺解释称,目前已关闭众筹

01

图片 1

如果有一天,你唯一的孩子重病住院,为了给孩子治病,你把家里能变卖的财产都卖了,能借的钱也都借了。

图片 2

【中国新闻组/北京5日电】以相声闻名的德云社,因一起众筹事件又登上热搜。最近,德云社成员、郭德纲弟子吴鹤臣突发脑出血,因全家没经济来源无钱救治,向各界众筹人民币100万元。捐款通道一开,立刻掀起波澜。最有争议性的是,吴鹤臣家在北京,不仅有车,还有两套房产。观察者网报导,网友感到费解的是:德云社没给他上医保?为什么要100万这么多?有车有房,为何还要众筹?对此,吴鹤臣妻子张泓艺解释称,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,房子没证不能卖,车子要用不能卖,德云社内部也已经帮忙了。截至当时,她已筹到14万多,并将通道关闭,以后有需要会再行商议开通。4日上午,张泓艺再度更帖,强调没有逼捐骗捐,并承诺一切费用都将公开透明。而目前为止所产生医疗费用,全都由他们自家承担,没有动用一分钱善款。报导说,另一方面,不少人依然对这番解释不甚满意,还有眼尖者发现,全家缺钱情况下,张泓艺还买了部华为P30
Pro。张泓艺迅速表示,一共买了两部手机,是夫妻二人早就订好的。据报导,吴鹤臣是北京昌平人,原名吴帅,1985年生人,2009年拜师。按照吴鹤臣母亲来女士在众筹平台的说法,今年4月8日凌晨,吴鹤臣突发疾病被送往天坛医院,随即被诊断为脑出血。来女士还透露,儿子在两天内做了两次开颅手术,很顺利,术后已经在重症住了20多天。直到5月2日,吴鹤臣才清醒且脱离呼吸机,但右侧肢体偏瘫也不能说话,好在意识清醒,稳定就可以进入康复期。报导称,求助帖下方的补充信息中,来女士写了家里「无房产」,有一辆价值13万的汽车,家庭年收入仅有7万元。而且,吴鹤臣是有医保的。她接着解释,因吴父患有脑梗塞,家里原本就花了不少钱,只有15万存款。而吴鹤臣前期两次手术和检查已花费了将近10万元,后期手术、複查、吃药、康复等等最少要花50至60万元。

最近,德云社演员吴帅因众筹上了热搜。

图片 3

但是依然凑不够孩子的救命钱,你该怎么办?

弄虚作假筹款治病的人,消耗的是那些本该属于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的资源,以及难能可贵的善意。

4月8日,吴帅因突发脑出血住院,随后,其家人在众筹平台上,为其发布了众筹信息,众筹金额为100万元。

原创首发 | 时代周报(Timeweekly)

无奈之下,你选择向社会进行求助,期望好心人的捐款来挽救你孩子的生命。

图片 4

而据网友爆料,吴帅家拥有房产两套、车子一辆,并拥有北京社保,根据大病报销比例,要把100万花完,至少得产生五六百万的医疗费用。

文 | 马妮 梁红玉

你满怀希望的进行了网络众筹,结果下面却是铺天盖地的质疑声:

中国有十几亿人,只要每个人给我1块钱,我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。”

对此,吴帅的妻子张泓艺回应道,目前已关闭众筹。

没房的给北京有两套房的众筹治病

这人是骗子吧,现在网络众筹都是骗钱的。

没想到,这个古早的段子,还真的有人付诸行动。

截至5月3日晚,筹到的金额为148164元。

没车的给有车的众筹请半年全职护工

我给好多有房有车的人捐过款了,自己还没凑够首付呢!

4月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脑溢血住院。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以吴鹤臣父母的名义在水滴筹上发起100万元的筹款。

而网友所说的两套房子,均为公租房,一套在父母名下,一套在去世的爷爷名下,均无法出售。汽车为婚前陪嫁,为照顾病人出行,同样不方便出售。

……

你有贫困证明么?我怎么知道你没钱了,搞不好你比我还有钱。

在筹款页面上,吴鹤臣的家庭被认证为“贫困户”。但是,他们家在北京有两套公租房、一辆车,父母退休金过万,有医保,夫妻双方一个是相声演员一个是运动员。

之所以众筹100万,是因为第一次众筹,不清楚平台操作方法。

有媒体报道,德云社相声演员演员吴帅于4月8日突发脑出血被紧急送去天坛医院就医,其妻子张泓艺在水滴筹众筹平台发起《爱心接力!帮帮我身患脑出血儿子,让他有个美好的未来!》的众筹帖子,众筹目标是100万。

在漫天的怀疑声中,你无力自证清白,只募捐到寥寥几千块钱,最终痛失家里最可爱的那个小天使。

另一方面,不少知情网友反映,治疗脑溢血的费用不需要100万。根据微博后缀显示,张泓艺在吴鹤臣生病后,还入手了售价5000+的高端手机。

图片 5

图片 6

中国人天性善良,每次看到别人的苦难总是难受的不行,而且特别喜欢汇聚点滴力量办大事。

图片 7

另外,众筹费用除去医疗手术费,还包括病人术后康复费用。为方便照料,需在医院附近整租两居室,聘请一名护理人员,这些都是需要花钱的。

从众筹信来看,似乎又是一个悲惨的年迈父母对重病的儿子无能为力的悲惨故事。但是网友们已经学聪明了,并不买账。

按理说,在中国进行网络众筹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。

事关重疾、名人、捐款、贫富,这件事处处戳中痛点,公众的质疑很快涌至,德云社及吴鹤臣的师父郭德纲也被卷入其中。

图片 8

很快网友发现,这名郭德纲的正式弟子吴帅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,但却“哭穷”众筹100万用来付医药费、房租、护工费甚至“误工费”,对此,网友质疑她有“骗捐”嫌疑。

正是因为太容易了,所以引来很多人无底线的消费公众的信任和善心。

顺藤摸瓜的网友们,又挖出了筹款平台背后的造假产业链。有人专门开网店,提供虚假病历、撰写筹款文案,要惨、要感人,要让人一读就想捐钱,而代写500字只要50元。

总而言之,房子不能卖,车子不能卖,要租房子,要请护工,为了不降低生活质量,只好众筹100万了,“有理有据,令人信服”。

当“有房有车却众筹100万”这样的事实摆在面前,仿佛看到“罗一笑事件”正在重演。

穷人在给公司加班,富人在为自己募捐。

图片 9

02

01

透支所有信任之后,坑害的是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可怜人。

对很多陷入绝境的家庭而言,筹款平台是迅速获得帮助、走出绝境的希望,它的存在本身是好的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看到这类众筹,总感觉人类的认知体系千差万别。

网友认为,脑溢血的治疗费并不算高,100万的高额众筹目标已经远超于一般只有几万、几十万的众筹项目,十分不合理。

1

可惜的是,总有人善于在这样的地方挖掘商机,利用别人的善良,成全自己的贪婪。

在大部分人的认知中,患病是一件需要举全家之人,齐心协力、同舟共济的难事。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从检验单出来那一刻开始,就要做好节衣缩食、降低生活质量的准备。

在众筹平台发起众筹之前一般要尽家庭所能,通过变卖资产、找亲友借钱等方式先行筹款再向社会众筹。在众筹信里面,张泓艺只字未提自己作为吴帅的家人之一,是否已经在发起众筹之前,已经穷尽各种渠道去筹款借款,是否已经别无他法才在平台上发起众筹。

这世上,有人拼命的侵占那些本属于穷人的有限资源,只为能让自己过的稍微舒适那么一点。

凭什么要求善良?

但在另一些人的认知中,患病却是需要举网友之力,有钱捐钱、有力出力的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众筹帖子的发起人虽然是“泓艺同学”,但是众筹信的内容却是以吴帅父母的口吻来写的,不仔细看的人,会误以为发起众筹的人是吴帅的父母。

吴帅,艺名吴鹤臣,2009年师从郭德纲,德云社家谱中位列鹤字辈,在北京有二套房,一辆车。

5月3日,张泓艺接连在微博上发文回应质疑,刨去大量情绪行文,主要内容有以下几点:

家里有房,但我要住啊;家里有车,但我还要开啊;家里有人可以照料,但是我累啊!

众筹信里看到的年迈父母和重病儿子的悲惨故事,都只是张泓艺想要打动网友捐款通过语言艺术处理后的效果,真实情况的另一面却被张泓艺掩盖了。张泓艺就像当初的“罗一笑事件”中的罗尔一样,被网友一层一层扒出接近完整的真相。

图片 10

1、第一次发起众筹,不懂规则,100万是平台上限,错填;

每人给10块钱就能解决的事,干吗非要我倾家荡产?

真实的情况是,吴帅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、一辆车,其中车辆为北京牌照。但是张泓艺辩解表示,房子是吴帅父母的公租房,卖不了;车子不能卖,因为卖了车在北京不方便出行。

2019年4月8日,吴帅突发脑溢血住院,随后动了2次手术,花费大概7万元。

2、筹款已经停止了,共筹到148184元,没有逼捐骗捐;

这个逻辑有没有问题?

图片 11

吴帅在德云社干了快十年了,而且拜师郭德纲,掏7万手术费应该是毛毛雨吧。

3、两套房子是公租房,不能出售;

严格上来讲,没有问题。并没有一条法律规定,生病是需要倾家荡产的。

至于众筹的100万费用,并不是全部用于治疗,脑溢血也并不需要高达100万的治疗费,这100万包括了房租、全职护工费、误工费、赡养老人等费用。

你猜怎么着,吴帅家人立刻发动了众筹来解决自己的医药费问题,而且众筹金额高达100万!

4、车是婚前财产,家里还有瘫痪病人,出行不便,车不能卖;

事实上,我们也不希望任何人,因为生病而倾家荡产。

根据张泓艺在众筹帖子的补充文件看到:

为什么要众筹这么多的钱?吴帅的家人张泓艺表示:

5、德云社没有不管吴鹤臣,师父及同门都有关注看望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