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律白条,解决中国执行实践中的突出问题

最高法召开强制执行立法专家论证会刘贵祥出席并讲话来源: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发布时间:2019-12-03
23:18:21字号:小大打印本页
12月2日,最高人民法院在北京召开强制执行立法专家论证会。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出席会议并讲话。
刘贵祥指出,要深刻认识到,起草强制执行法是贯彻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的重要举措,是构建中国特色执行制度、切实解决执行难的重要步骤,是坚持完善和发展我国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必然要求。
刘贵祥强调,强制执行立法要立足国情,解决中国执行实践中的突出问题,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制度优势和制度自信。要坚持科学立法,与民事诉讼法、民事实体法有效衔接,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协调一致,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融为一体。要具有国际视野,充分学习借鉴国外成熟立法例,去粗存精,为我所用。
刘贵祥指出,强制执行立法要充分体现时代特性。要巩固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过程中形成的信息化成果,促进科学技术与执行工作的深度融合,提升执行现代化水平。要完善涉执行的刑事追责制度,适当提升拘留、罚款措施的惩处上限,突出执行强制性。要在立法层面完善执行救济和监督制度,解决消极执行、乱执行问题,促进规范执行。
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、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司法部有关部门负责同志,中国审判理论研究会执行专业委员会、中国行为法学会执行行为专业委员会、北京高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同志,部分专家学者、地方法院代表、第十届执行论文评选获奖作者代表参加会议。(邵长茂
薛圣海)

(邵长茂 薛圣海)
12月2日,最高人民法院在北京召开强制执行立法专家论证会。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出席会议并讲话。

种种迹象表明,民事强制执行法与我们渐行渐近。一部符合我国国情、体系完备科学的民事强制执行法指日可待。

图片 1

新京报快讯3月12日下午,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,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介绍,人民法院将推进完善强制执行的立法体系,力争年底前提交强制执行法草案,推动完善企业破产制度,探索制定个人破产制度等。

刘贵祥指出,要深刻认识到,起草强制执行法是贯彻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的重要举措,是构建中国特色执行制度、切实解决执行难的重要步骤,是坚持完善和发展我国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必然要求。

曾几何时,拿到了胜诉裁判却得不到执行是很多胜诉当事人心中的痛。这些胜诉裁判因此被称为“法律白条”,甚至出现了转让“法律白条”的现象。与此同时,许多“老赖”却以各种方式逃避执行,继续其逍遥奢侈的生活。

刘贵祥

图片 2

刘贵祥强调,强制执行立法要立足国情,解决中国执行实践中的突出问题,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制度优势和制度自信。要坚持科学立法,与民事诉讼法、民事实体法有效衔接,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协调一致,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融为一体。要具有国际视野,充分学习借鉴国外成熟立法例,去粗存精,为我所用。

大量“法律白条”的存在,不但严重损害了司法信用和法律的权威,而且与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的目标背道而驰。因此,近年来有关制定民事强制执行法的呼声越来越高。

国际在线报道(记者 李晋
靳丹妮):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12日在北京表示,中国法院将持续发力,切实解决执行难问题。

记者会现场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

刘贵祥指出,强制执行立法要充分体现时代特性。要巩固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过程中形成的信息化成果,促进科学技术与执行工作的深度融合,提升执行现代化水平。要完善涉执行的刑事追责制度,适当提升拘留、罚款措施的惩处上限,突出执行强制性。要在立法层面完善执行救济和监督制度,解决消极执行、乱执行问题,促进规范执行。

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:“切实解决执行难,制定强制执行法,规范查封、扣押、冻结、处理涉案财物的司法程序。”2018年9月,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对外公布,民事强制执行法被列入二类立法项目,即需要抓紧工作、条件成熟时提请审议的法律草案。

刘贵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说,2016年至2018年这三年,中国各级人民法院构建了综合治理的工作格局,奠定了解决执行难的社会基础,清理了大批历史性积案,大力推进执行模式的重大变革,破解执行中的难题,解决了民众反映强烈的一些突出问题。当事人对人民法院裁判文书自动履行率提高了10个百分点左右,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的评估中,中国在“合同执行指标”方面位列全球第六。

刘贵祥介绍,过去三年,攻坚执行难取得了成效,但在一些地区,执行难的问题仍然存在。比如,查控系统虽能一网打尽,但存在隐匿财产、转移财产的情况;联合信用惩戒能否像限制乘坐飞机、高铁那样自动做到?还不能全部做到,也就是说网络没有全部对接。执行人员、法院内部一些地方依然存在选择性执行、消极执行、乱执行现象,还存在作风不正甚至是违法违纪现象。此外,还有许多历史性案件没有彻底消化干净。
对于下一步的工作,刘贵祥介绍,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制定了下一步推进解决执行难五年工作纲要,从执行体制改革、执行模式的改革,到整个信息化的升级换代等方面全部部署。有关方面目前正在着手制定从源头治理执行难的一些方案和意见。人民法院将采取措施,进一步提高目前执行队伍的综合素质。
在推进完善强制执行的立法体系方面,刘贵祥介绍,目前强制执行法已经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,最高法院正按要求紧锣密鼓起草强制执行法,力争今年年底向全国人大提交。还有和与此相关的企业破产制度的完善,探索制定个人破产制度等,推进下一步执行工作。

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、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司法部有关部门负责同志,中国审判理论研究会执行专业委员会、中国行为法学会执行行为专业委员会、北京高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同志,部分专家学者、地方法院代表、第十届执行论文评选获奖作者代表参加会议。

“民事强制执行立法将进一步提升执行工作的规范化和法治化水平。”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教授刘保玉近日接受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时指出,通过立法,一方面可以将司法解释等上升为法律规定,提升其效力等级,另一方面可以弥补现行规定漏洞,创新执行机制,尤其是一些司法解释无权限解决的问题,如加大对失信被执行人惩戒力度、协助执行义务等。

刘贵祥表示,必须咬定“切实解决执行难”这个目标不放松,持续发力。目前,《强制执行法》已被列入立法计划,最高人民法院争取在今年年底向立法机关提交草案。此外,和强制执行密切相关的企业破产制度也将得到完善,中国还将探索制定个人破产制度。

新京报记者 沙雪良 摄影 彭子洋

立法时机已近成熟

编辑 陈径舟 校对 刘军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